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防毒掩蔽部 >

透气式防毒服的发展现状及最新研究进展

归档日期:11-22       文本归类:防毒掩蔽部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透气式防毒服是一类可透过空气和湿气,但能阻止外界有毒气体、雾滴状毒剂、细菌和放射性尘埃对人体造成伤害的军民使用的皮肤防护装备。它具有防毒、透气、散热、耐高温阻燃、防侦视伪装等多种功能,使人体的生理性能得到明显改善。早期的透气式防毒服源于20世纪20年代的美国,当时美军用氯化石蜡将消毒剂浸渍在军服上,形成的吸收型防护服可与毒剂发生反应并将其消除,但该防护服对毒剂的吸附有很强的选择性,同时氯酰胺本身对皮肤也有一定的刺激作用,药性不稳定,且对织物有一定的腐蚀作用,从而影响了服装的使用寿命。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发展,各国已有相对成熟的透气式防毒服问世,其大多采用活性炭吸附型材料,但这种吸附型材料也存在无选择吸附、对大的毒剂液滴防护性能差、易产生二次污染等问题。因此,近些年各个国家一直致力于开发各种新材料、新技术。

  本文概述了各个国家生产的透气式防毒服的种类、材料及性能,总结了我国透气式防毒服的发展历程,介绍了几种新材料、新技术在透气式防毒服领域的最新研究进展,对今后我国发展多功能化、高性能和舒适化的防护装备提供了建设性参考。

  目前,透气式防毒服的技术主要集中在英、美、德、法等发达国家。德国的 BLÜCHER 公司基于“Saratoga(萨拉托加)球形活性炭专利技术”生产的防护材料,被公认为全球最先进的透气式防毒服面料。球炭硬度、粘合技术和织物材料的综合性能使球形活性炭复合织物具有很好的力学性能、良好的透气散热性、优异的防护性能和较低的热应激,同时,独有的球形活性炭与织物的粘合技术可以保留活性炭的有效吸附达85%左右。其防毒服通常由内外两层构成,外层是经拒水、拒油整理的高阻燃棉织物,内层是由直径为0.5~1mm 的活性炭以点状粘接到织物上而构成,该织物可以为聚酰胺织物、聚酯织物或棉织物。

  美军联合军种轻型综合集成防护服(JSLIST),采用两件式设计,其外层采用防水、抗撕裂的尼龙与棉服绸混纺面料,内衬材料基于德国的SARATOGA技术,该防护服体积小、质量轻、耐用性高,能够提供无与伦比的生化毒剂防护效果。

  英国的透气式防毒服技术有很多,不同厂家生产的产品在世界的各个地区和组织均有不同兵种在使用。其中最出名的当属英国 ChemvironCarbon公司的 ZORFLEX 活性炭布技术,该技术制得的炭布具有质量轻、耐洗涤性优良、生理负荷小及可再生等特点。炭布优良的力学性能使其可与多种织物复合。用作核生化(NBC)防护服与普通战斗服的生理舒适性相当,采用的是活性炭纤维与经过阻燃等后处理后的聚酯织物、聚酰胺织物或棉织物复合,以此达到防止毒剂浸入的目的,同时又具有阻燃、拒水、拒油、伪装等多种性能。

  美国的聚合物包覆活性炭技术(PEAC)是较为先进的技术,以 LanxTypeⅠ织物为代表,其外层由尼龙、棉或混纺织物构成。该防护服的最大优点就是穿着舒适,其炭颗粒有严格均一的尺寸和良好的吸附性能。LanxTypeⅠ织物可防护多种有毒气体和液体,具有良好的耐久性、透气性和阻燃性能,其热负荷小、柔软舒适。同时该系列织物有很好的闪燃防护性能,可用于防爆服内部,提供 NBC安全防护。

  我国早期对防化装备材料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含活性炭炭浆的特制绒布和化学浸渍炭。图a为我国82型透气式防护服(也称 FFF01型防毒服),是我国最早研制的透气式防毒服。该防护服由经过防水处理的纤维棉布制成,内层是含有活性炭的特制绒布。该防护服在气温25℃时可连续穿用8h,在35℃穿用4h对人体的散热也无不良影响。其与英国的 MKGⅢ型防护服、中国台湾77式炭纤维防护服有相似的防护性能和透气性能。由于FFF01型防毒服在伪装、阻燃等方面存在缺陷,我国于1994年研制了FFF02型防毒服,其外层材料经过专用的有机硅油浸泡处理,对火焰具有一定的阻燃性能,如图b所示。

  由北京邦维高科特种纺织品有限公司与防化研究院合作开发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掺炭纤维防毒服技术属世界首创,其关键技术指标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用掺炭纤维制作的防毒服内层材料具有质量轻、手感好、防毒性能优越和成本低等特点,同时又有一定的阻燃性能。掺炭纤维防毒服的综合防护性能、透气性以及穿着舒适性远优于喷炭织物,该掺炭纤维防毒服技术解决了传统防毒服活性炭易脱落、生理舒适性较差等问题。其内层材料是由活性炭粉均匀掺入腈氯纶纺丝原液中,经纺丝、纺纱、织布等工艺制成,该防毒服相比于FFF02型防毒服,在透气性和手感柔软度上,均有很大程度的提高。与世界上主流的SARATOGA 和 ZORFLEX材料相比,在满足防毒性能的同时,有很大的成本优势。

  总的来说,近年来我国透气式防毒服在透气性、柔软性、舒适性和防护性能上均有提高,特别是以活性炭纤维布或毡为吸附层的透气式防毒服。我国有关单位近几年开展了关于活性炭纤维复合织物的研究,如江苏同康炭纤维科技集团研制的活性炭纤维复合织物,是以粘胶基活性炭纤维布或毡为吸附层与全棉面料复合而成,该面料吸附性能高效、质轻、防毒效果好,已被巴基斯坦军队配用;上海天翔纺织科技有限公司研制的活性炭纤维复合织物具有高拉力强度和耐洗性能。以100%聚丙烯腈基活性炭纤维布为吸附层,以棉布、无纺布或化纤布为基布,采取贴合的方式制备出的活性炭纤维复合织物具有舒适、透湿、透气、生理负荷小、阻燃性能、阻挡热辐射及核落尘、可净化再生使用等功效,同时还可延长战场活动时间。

  为了更好地应对生化战争、和危险化学品泄露等突发状况,未来的生化防护装备势必向多功能化、综合化和轻便化方向发展,活性炭等吸附性材料在各个发达国家已均有相对成熟的产品,但活性炭吸附仍存在一些问题。因此,发达国家正在积极开展新型防护材料的研制,如自净化材料、选择性透过防护材料、金属-有机骨架材料、纳米纤维以及微胶囊自修复技术。这些方面已成为各国轻型生化防护服的研究重点。下面简单的介绍几种新材料、新技术在透气式防毒服的最新研究进展。

  近些年来,为降低防毒服的质量、解决活性炭吸附存在的一些问题,国内外科研工作者对可替代活性炭吸附层材料进行了大量研究,并已有相对成熟的产品。Gore公司开发一种名为“Chempak”的防护服,其可选择性地屏蔽有毒化学制剂、病毒和细菌。该防护服面料呈三明治结构,中间芯层使用克重为10~29g/m2的PTFE膜。该防护服比美军作战服(BDO)轻51%,比美军联合军兵种轻型综合防护服(JSLIST)轻45%,具有质轻、密度低、穿着舒适、生物与化学制剂屏蔽能力优良等一系列优点。Chempak防护服的结构如图所示。

  美国和德国的科学家共同研制出一种名为“Spiratec Hybrid”的防护织物,该防护织物是将膜技术与吸附技术结合起来,其内层是由选择性透过膜(SPM)、活性炭和柔软的织物组成。复合后的织物可提供多层防护,选择性透过膜提供最初防护,可避免风、水等一些自然条件对活性炭吸附性能的影响,同时可减少活性炭的使用量,减小防护服的质量和热阻。该防护织物可防护各种类型的生物病毒、细菌和化学毒剂,其防炭疸模拟剂穿透性能比SARATOGA 作战服高20~90倍。

  自修复材料是指能够模仿生命系统、感知环境变化并对其作出实时反应,在没有外界环境参与的情况下,材料在损伤以后自我修复和愈合的能力。在众多的自修材料中,微胶囊与聚合物基体具有良好的相容性,同时其因具有适宜的力学性能和良好的热稳定性而成为自修复涂层领域应用最多且研究较为成熟的方法。其中报道较多的是双环戊二烯(DCPD)修复剂和Grubbs催化剂组成的修复体系。自2001年White等首次报道了微胶囊自修复机理,在之后的十几年中微胶囊自修复技术得到了科研工作者的广泛 关注。

  目前,美军的武器装备自修复技术仍属于研发与初步应用阶段,其修复技术包括生化防护服自修复、军用电子线路自修复、防御工事自修复、军用车辆防锈自修复以及飞行控制自修复。2015年11月19日,据美国的陆军网站透露,美国陆军纳蒂克士兵研究开发与工程中心(NSRDEC)等三家机构正合作开发生化防护服自修复涂层技术。该技术将被应用到美军三军轻便一体化服装技术(JSLIST)项目及美军三军飞行员防护套装(JPACE)项目中。JPACE军服的防护机理是基于一种选择性渗透膜,因此,含有自修复流体的微胶囊可被嵌入到选择性渗透膜中和/或一个辅助性的反应式选择性渗透膜层内,可充当自我修复的辅助性阻隔材料。当薄膜破裂时,这些含有自修复流体的微胶囊打开,并在很短的时间内修复裂口、切口、破洞、刺孔,借助间隙填补技术进行裂口填补。而JSLIST防护服的防护机理是基于一种携带活性碳微球的无纺布料。由于JSLIST防护服是透气的,因此不易于内嵌微胶囊,必须是喷涂微胶囊和发泡剂。

  近年来,静电纺丝纳米纤维因具有独特的性质,一直是科学界研究的热点。静电纺丝的纳米纤维直径可在纳米级,但长度可为千米级。以往的防护服的防护性能与透气性能是相互对立的两个参数,但是静电纺丝纳米纤维可以兼具较好的防护性能和透气性能,同时又不会影响织物的透湿性能。静电纺丝纳米纤维膜对气溶胶的过滤效率高,其穿透阻力优于目前美军装备的BDO织物和JSLIST 织物,基于其种种物理性质,将其应用于生化防护服具有明显的优势。

  美军Natick士兵研究中心一直致力于将静电纺丝纳米纤维开发为新一代的生化防护服面料,并已有较多相关的报道。单根静电纺丝纳米纤维可能具有较好的强度,但是在宏观尺度上的机械强度并不好。Graham等以JSLIST 织物为支撑结构,将静电纺丝尼龙纳米纤维复合到JSLIST织物 上,结果发现两层静电纺丝尼龙纳米纤维夹心在两层纺粘织物的中间,这种结合方式避免了纳米纤维直接摩擦,从而获得了持久性更好的防护服面料。

  纳米金属氧化物具有比表面积大、表面缺陷多、晶粒小等诸多特点,对化学战剂、病毒、细菌具有超强的吸附能力,同时对化学毒剂具有高效的催化降解性能。新加坡国立大学的 Ramakrishna等采用静电纺丝技术制备了ZnTiO3纳米纤维膜,所制备的纳米纤维膜具有较高的比表面积,既可以吸附化学毒剂,又可以迅速地对毒剂进行降解,其中间产物没有毒性。这种纳米纤维膜可替代活性炭吸附层应用在防毒服中,降低防护服的质量。Shi等采用静电纺丝技术制备了ZnO/尼龙6纳米纤维膜,结果发现ZnO/尼龙6纳米纤维膜对革兰氏阴性大肠杆菌和阳性蜡状芽孢杆菌均具有优异的抗菌效率(99.99%),此外,ZnO/尼龙6纳米纤维膜对磷酸对硝苯基二乙基酯(神经性毒剂模拟剂)的解毒效率达95%以上。将ZnO/尼龙6纳米纤维膜负载在尼龙/棉织物上,其对织物的透气、透湿性能几乎无影响。

  最近的研究表明,碳纳米管(Carbonnanotubes,CNTs) 具有独特的本征空腔结构、单分散的纳米孔道和输送性能,能够有效地促进气体或液体分子的传递速率。水分子在碳纳米管的孔道内的传输速度要比理论计算结果高出几个数量级。基于碳纳米管超快速的气体和液体输送能力,为未来真正做出超轻、超透气的薄如蝉翼防护服带来了希望。

  近日,FrancescoFornasiero等展现了一种具有5nm 以下孔径的碳纳米管薄膜,其可以高效传导水蒸气,同时 也可以阻隔大部分的病毒和毒剂液滴。实验研究发现,碳纳 管薄膜对直接蓝染料(尺寸为3nm×1nm×1.5nm)与金纳米颗粒(尺寸约为5nm)几乎能够完全截留,对 Fe(CN)63-(尺寸约为0.95nm)截留率约为55%。此外,研究人员还对比了碳纳管薄膜与聚四氟乙烯膜过滤的登革病毒(尺寸约为 40~60nm),结果发现,聚四氟乙烯膜对病毒几乎无阻隔作 用,而碳纳管薄膜对病毒则几乎完全截留。

  更有趣的是,碳纳米管薄膜孔隙率只有4.4%~5.5%,但是它的蒸汽透过速率却高达8000gr/(m2·d),是一般防护服要求(>1500gr/(m2·d))的4倍以上。下一步研究人员 将在“CNT表面修饰”方面继续努力,争取早日做出超轻、超 透气的薄如蝉翼的防护服。

  金属-有机骨架材料(MOFs)是由金属离子或簇和含有氧/氮元素有机配体通过配位作用自组装而成的结构规整的多孔骨架材料,是一种新型的有机-无机杂化材料。MOFs因具有比表面积大、孔隙率高、 结构多样性、孔道尺寸可调及骨架可修饰等特点而广泛应用于气体储存与分离、传感器、生物医学、催化反应等领域。近些年来,金属-有机框架材(MOFs)因其具有规整的孔 径分布、开阔的骨架结构、巨大的比表面积和超高的吸附容量在化学武器防护和洗消领域开始崭露头角。目前,已研制出基于铜、铬、铈、锆和多金属氧酸盐等多种类型的金属-有机框架材料。大量的研究结果表明,多种类型的 MOFs能够有效地降解和破坏化学战剂及其模拟剂,推动其在公共安全和军事化学等领域的基础研究和应用。

  然而,MOFs的合成过程相当复杂繁琐,通常需要较高的温度和较长的反应时间,且多数MOFs粉末不稳定,通常需进一步处理。可想而知,将MOFs加入到布料中具有极高的挑战性。

  近日,DennisLee等将聚丙烯织物放置于由锆基MOF、溶剂和两种粘合剂组成的混合物中,为了确保涂层能均匀地分布在织物的表面,在织物纤维上进行镀三氧化二铝、二氧化钛或氧化锌薄层处理。实验发现,在室温下,将βG环糊精和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CTAB)构成的超分子复合物作为自组装剂,可实现 UiO-66-NH2 晶体在织物上的高负载量,如图5所示。经MOFs处理过的织物在5min内就使得磷酸二甲酯降解失去活性,这表明该研究或许会明显改进防护服的防护效果,进一步保障一线士兵和急救人员在面对化学武器时的生命安全。

  自净化材料是具有自净化功能的聚合物或织物,其可快速抑制或杀死广谱生物,快速净化有毒试剂,确保工作人员与环境的安全。用该材料制备的防护服在长期使用后仍能保持舒适性和透气性,其使用、贮存和再使用以及生物与化学的持久性要比以往的材料好得多。图6为一种能够净化生物和化学战剂的多功能聚合物示意图。 N-卤代胺结构的化合物被广泛用作游泳池的消毒剂,对人类是安全的。通过化学改性方法在聚合物或纤维分子链上引人新的功能基团,如N-卤代胺结构,可赋予聚合物或纤维对生物制剂与化学毒剂的自净化功能。

  由于酰胺键旁有氢的存在,许多相似的卤代胺结构不稳定]。然而,芳族聚酰胺(如Nomex)是例外,其极易转化为稳定的卤代胺结构。Nomex纤维是常用的消防服面料,采用化学改性的方法,将聚酰胺的N-H 转化为N-Cl结构,改性处理对织物的力学性能和热学性能几乎没有影响,可直接应用于消防服和军训服。同时,改性处理的织物显示出良好的生物特性,在贮存3个月或重复洗涤5次后其生物特性仍无变化,改性织物可快速杀死广谱生物;且处理织物不需要太多额外的成本。

  近些年内,化学武器战争、以及危险化学品泄漏事件频频发生,现有的以活性炭为吸附材料的防毒服虽可以达到性能防护的要求,但存在二次污染、无选择性吸附、对小分子毒剂或大的毒剂液滴吸附效果较差等问题。一些新材料、新技术的涌现为发展高性能、轻量化、舒适化和多功能化的生化防护装备带来了希望,已得到了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但也应该注意到这些新材料、新技术仍存在以下一些问题需要科研工作者继续努力探明:

  (1)静电纺丝产量低,制得的材料机械强度有限,难以控制纤维的数量和孔径。

  (2)微胶囊耐热性、分散性差、界面粘接强度低,微胶囊的加入会使复合材料的弹性模量和拉伸强度等力学性能下降。

  (3)MOFs的合成过程复杂和繁琐,需要较高的温度和 较长的反应时间,大多数的 MOFs粉末并不稳定,不易涂覆 到织物上。

  (4)大多数卤代胺结构并不稳定,制备出的自净化材料对生物战剂、化学毒剂的净化持久性较差。

  总部在密歇根州的HYGE公司正在推出一种可生物降解的湿巾卷纸。它的现代化设计使其与现有的厕纸架无缝契合,HYGE公司表示它比厕纸更干净并且更环保。

  “随着人们逐渐意识到传统卷纸的卫生和浪费问题,湿巾卷纸越来越受欢迎。人们常常混淆可冲散和不可冲散的卷纸,从而产生环境废物。” HYGE联合创始人Brent Fisher表示,”HYGE关注清洁,生物降解,冲水能力和设计方面,更加注重可持续性发展。”

  HYGE表示,公司生产的湿巾卷纸是用完全生物降解的纤维素纤维制成的,这种纤维经过专门设计,可以在不产生化粪池和下水道问题的情况下冲散,比传统卷纸干净80%,并且更加环保。一棵树能够制成比卫生卷纸多288卷的HYGE湿巾卷纸,减少了森林砍伐。

  HYGE所生产的湿巾卷纸经过皮肤科医生测试,无香味,低过敏性,不含刺激性化学物质。

  Kimberly-Clark(金佰利)公司将于3月31号关闭其位于美国尼纳的非织造布工厂。工厂的关闭将会影响70多名员工的就业,大部分员工将在3月15-29号之间被裁员。

  作为2018年全球重组计划的一部分,Kimberly-Clark(金佰利)公司宣布将关闭10家工厂并裁减5000-5500个工作岗位,为 Huggies(好奇纸尿裤)节省数百万美元。

  在北美,Kimberly-Clark公司原计划关闭威斯康辛州的另一处工厂,但该工厂因时任州长Scott Walker提供的2800万美元税收优惠从而避免关闭。

  高温所产生的热量损伤是致人伤亡的重要因素。各种火灾、爆炸、高温炉、电弧、熔融金属飞溅和焊弧等场所都有热伤害或潜在的热危害,这些场所经常会使用到具有阻燃隔热性能的功能纺织材料。我国对织物热防护性能的研究是从新一代消防服的研制开始的。随着人们生活质量不断提高,阻燃隔热防护服在服用、工业以及航空航天等领域的应用不断扩大,高性能热防护织物成为研究的热点。

  在消防服方面,要求织物必须具有阻燃性;遇热或熔融后服装保持完整性,阻止热的转移;燃烧时无煤焦油等导热液体的滴落;阻止油、水、溶剂等渗入织物。另外还须具有防撕裂、防止锐利物体的冲击和碰撞等性能。

  在战训服方面,对其热防护性能有更高的要求。实战中油料燃烧、弹药爆炸、纵穿弹头和核热脉冲产生的热量及士兵在该条件下的生存时间不同。士兵在这种环境下战训服要求服装外层暴露在火焰和高温下具有阻燃性和隔热性、避免热收缩和降解、与皮肤接触的纺织品要求抗熔融、遇热后有低烟雾排放和低毒性,防止在船舶、潜艇、建筑物和汽车等密闭空间毒害气体高于致毒量;同时战训服还必须具有吸湿透气、轻便、耐磨和便于印花等功能。

  在防电弧服方面,电弧在瞬间释放出极高的能量,可使人电击致亡、衣物被引燃、工装爆裂和续发性的火焰等。要求面料具有阻燃隔热性能,高温时面料不会产生爆裂,阴燃时间≤2 s,损毁长度≤100 mm;同时在高温或火焰下面料不熔融、脱离火焰能够自熄,且水洗后尺寸稳定,水洗不影响防电弧性能。

  我国阻燃隔热防护服标准共5项,ISO标准共15项,详见下表。欧洲采用了绝大部分ISO的阻燃隔热防护服标准。

  与ISO和CEN标准相比,我国更侧重于防护服的技术标准和产品标准,方法标准和管理标准亟待补充。技术标准和产品标准方面,我国需要及时跟进阻燃隔热服的织物抗热冲击性能、阻燃性能等材料性能以及整套服装性能的研究成果,在兼顾防护性和经济性的条件下及时修订相关技术要求。

  管理标准借鉴CEN/TR 2801,补充热防护服的选择、使用和维护标准。针对方法标准,我国在阻燃隔热服测试方法方面需要补充的标准较多,包括借鉴ISO 6942、ISO 12127-1、ISO 12127-2、ISO 17492、ISO 17493等补充服装材料的隔热性能测试方法标准,借鉴ISO 9151、ISO 15025等补充阻燃性能测试方法标准,借鉴ISO 13506-2补充热防护服的皮肤烧伤计算标准,借鉴EN 348补充抗金属熔融物性能测试方法标准。

  循环经济是纺织服装业的惯用术语之一,循环和再利用是当前各类纺织品面临的共同挑战和课题。随着人口增长和第三世界国家的发展加上当今快速更迭的时尚周期,纺织废料总是在增加,导致数百万吨的衣服和其他纺织品在垃圾填埋场被焚烧或倾倒。纺织废料是一项对环境治理具有重大影响的全球挑战。

  迪肯大学的研究团队,用四年多的时间研究一种可行的纺织品回收解决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将废旧牛仔布料变成人造软骨用于关节重塑。他们已经研究出将牛仔溶解并将剩余部分变成气凝胶的方法。

  完成此项研究的Byrne教授表示,这种方法是切实可行的,因为牛仔布是由棉花制成,而棉花是一种天然纤维素纤维,是一种多功能的可再生材料。因此,我们可以使用溶剂使牛仔布溶解,并且以气凝胶或者其他形式再生。

  气凝胶是一类具有极低密度的材料,有时被称为“冷冻烟雾”或“固体烟雾”,由于密度极低,在生物支架材料、过滤材料以及吸附材料中可展现出优异的性能。对纤维素纤维进行改善后,得到了出人意料的结果——一种拥有多孔结构和纳米通道的气凝胶材料。

  Byrne教授表示,她相信牛仔布纤维素溶液的粘性可能是造成独特气凝胶结构的原因,这种结构非常适合用作合成软骨。而且,它与软骨形态结构相似,是无法用3D打印技术打印出来的一种材料。现在我们可以通过控制纳米隧道的大小和分布来使气凝胶达到我们所需的理想形状。

  IFM的Wren Greene教授曾帮助测试该气凝胶材料作为软骨样生物支架的适用性,他表示 ,这些气凝胶和软骨组织的孔隙网络结构具有显著相似性 ,甚至在孔隙通道的尺寸、方向和密度分布上都极为相似,也正是这些特性,才能使该气凝胶材料可以复制人体的润滑机制,保护软骨免受磨损。

  废旧纺织品循环再造的最大缺点是,不论何种先进的技术,都需要使用化学品才能降低成本效益。该团队采用升级再造的方法来解决成本效益问题。使用环保化学品,并通过改进技术与方法来创造更先进的材料。Byrne教授说:“我们现在正在进行中试规模的试验,并希望在3至5年内达到获得行业支持的商业规模。”

  截至2018年12月,闲鱼数据显示,五成以上的旧衣服被加工成再生材料。武汉入选十大环保城市。

  闲鱼称,2018年全年回收共计8438吨衣物,相当于减少了3万吨碳排放,这约等于减少1万辆小汽车全年的碳排放量。

  在参与旧衣回收的人群中,95后占比最高,占26%,95后环保意识更强。2018年全年参与旧衣回收的男性占比31%,而年初,男性参与者的占比还不足两成。这一年里,越来越多的男性参与到旧衣回收的环保行动中来了。

  数据显示,参与旧衣回收最多的五大地区为广东、江苏、浙江、山东和河南。而最热衷旧衣回收环保行动的城市为上海、北京和杭州,其次,广州、深圳、成都、武汉、南京、郑州、重庆也在十大环保城市之列。

  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的数据显示,我国每年大约有2600万吨旧衣服被扔进垃圾桶,回收再利用率只有不到1%。闲鱼2018年旧衣回收的数据显示,在旧衣回收这项回收服务中,闲鱼联合专业回收机构上门取旧衣,并对旧衣进行科学分拣,其中18%成为再生工业生产原料,22%用于农业生产保温物资,15%用于环保布艺劳保用品,而45%进入非洲等不发达地区,五成以上的旧衣服被加工成再生材料。

  武汉市慈善总会相关负责人介绍,武汉市慈善总会于2014年6月启动了“一件旧衣,一份爱心”旧衣回收公益项目,在全市各小区放置旧衣回收桶。武汉市慈善总会的检验员将进行统一筛选,将能穿的衣服统一消毒再整理,捐助甘肃地区的困难群体;不可再穿的衣服将变废为宝,通过专业的技术降解,进行再利用。

  目前市面上大部分衣物主要材料为化学纤维、棉麻。“只有一成左右的衣物可以捐赠,而且必须要进行彻底消毒和清理,要进行严格的控制和把关。”至于大部分达不到捐赠条件的旧衣服,则会根据分类收集和特殊的处理方式,粉碎加工后,进行二次利用,制成了工业毛毡、防水油等变废为宝。“加工处理后的所得利润又会拿来购买新衣服捐赠到贫困地区。”目前,官方旧衣回收公益项目在全市各小区放置了上千个旧衣回收箱。“呼吁市民捐赠的衣服最好达到九成新,冬天棉衣需求量最大。”市慈善总会人士提醒。

  塑料污染如今已经是一个让人们不得不面对的话题,而不少公司已经开始有意识地减少了塑料制品的使用。

  据外媒报道,一家领先的化妆品公司发明了一种茶包大小的标签状产品,这种标签可能意味着洗发水瓶子的终结。

  据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称,这些小“茶包”可能会“永远结束塑料危机”。宝洁是Ariel和潘婷(Pantene)等知名品牌背后的巨头。

  这种新的概念,DS3,允许消费者选择一个小的白色“样品”,然后,就像变魔术一样,只要加入水,就能变成各种洗涤剂。

  要用其中一种产品来洗头,你可以拿一块小方片形的这种产品,然后用水打出泡沫,而无需再使用盛装洗发水或护发素的塑料瓶。

  它们是由宝洁公司(P&G)申请专利的一种制造工艺所制造出来的,宝洁公司花了10年时间与专家们一起构思出了这一创意。

  例如,洗发水的小方片上会印有一个人头发的图片,洗衣粉上有一件衬衫的图片,而厕所清洁剂上有一个厕所的图片。

  一盒有120块个人护理标签——该套装包括洗发水、护发素、洗面奶、沐浴露,测试销售价格是29美元。

  宝洁首席研究、开发和创新官凯西•菲什(Kathy Fish)表示,由于这些样本不含水,它们的生产可以减少传统清洁产品产生的80%的重量和75%的排放。

  在拉斯维加斯的消费电子展上,菲什说:“这项技术可以改变很多产品类别。一款不含液体的产品比水性清洁产品效果更好。”

  她补充说,在美国,这项技术的广泛应用可以帮助每年减少100万个塑料瓶的产生。

  它还可以减少10万辆卡车产生的1200万磅二氧化碳,以及生产、运输和使用日常家庭和个人护理产品所需的8亿加仑水。

  菲什补充道:“从资源稀缺的角度来看,这确实是一个突破。这里没有塑料,这些是竹制容器,完全不含塑料。消费者想要更多的天然产品。”

  《每日邮报》掀起了一场对抗塑料的运动(Turn The Tide On Plastic),于是就有了这个想法。

  作为一项大清理行动的一部分,政府宣布了一项瓶子押金返还计划,该计划将于2023年在英国实施,同时还禁止使用塑料吸管和棉花耳塞。

  宝洁公司有一天可能会利用这项新技术,大幅减少英国家庭使用的塑料制品的数量。

  到目前为止,这款产品在众筹平台Indiegogo上已经卖给了400多名美国客户,之后才会在更大范围内推出。Indiegogo是一家通过众筹测试新产品的网站。

  作为反废塑料战争的一部分,该公司将在曼彻斯特的市场街开设一家“裸店”,在那里没有任何包装的商品出售。

  这是该零售商反塑料运动的一部分,尤其是单一用途塑料,正如《每日邮报》在其反塑料运动中强调的那样,这种塑料正在堵塞水道,破坏野生动物栖息地。

  Lush的联合创始人马克•康斯坦丁(Mark Constantine)说:“长期以来,我们不得不忍受过多的包装。财政和环境成本是显而易见的。”

  其结果是一系列彩虹色的化妆品,看起来像肥皂条,但从固体洗发水、护发素到面霜,什么都有。

  产品发明人亚历山德罗·康米索(Alessandro Commisso)说:“比如,我们将沐浴露的成分去掉水分,加入硬脂酸盐(一种能使液体变稠变硬的白色细粉末),把它们变成固体棒。”

  康米索说:“比如,按摩棒、面霜和洁面乳都与体温有关。其他产品需要用水激活,比如我们的洗发水棒。你一把它们擦在湿头发上,它们就会像瓶装洗发水一样冒泡泡。”

  为了弥补包装的不足,每种产品的所有标签信息都存储在一个名为Lush Labs的免费应用程序中。

  购物者可以使用自己的容器将所购产品带回家,或者商店提供纸袋、金属肥皂盒或由回收咖啡壶制成的托盘

本文链接:http://kafna.com/fangduyanbibu/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