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防毒通道 >

南京:企业改制违规国家投资15亿人防工事被毁

归档日期:11-22       文本归类:防毒通道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新闻索引:新街口正洪街地下人防工程是南京市现在最大的地下人防工事,战时承担着容纳5万人的避险功能,自1997年开工至2000年完工,国家投资1.5亿元。然而,始于去年的改制——变换产权——改造——对外招商,却把这个南京最大的地下人防工程推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

  这个关系到南京人国计民生的重要公用设施,已经被下达了“病危通知书”——由南京军区、省第二建筑设计院、南京市人防办等相关单位组成的联合专家组认定:正在“莱迪”内进行的野蛮装修活动,已经使该人防工程的防护密闭、防毒隔离功能遭到严重破坏。南京市人防办今年下半年以来出具的多份“紧急报告”显示,莱迪地下商城经改造对“工事结构、通风、给排水、供电、消防、防化等系统造成了重大破坏”,而在2004年10月27日,南京市人防办又以宁政发2004年112号文的形式,向南京市提交了“关于时尚莱迪公司严重损毁正洪街人防工事及其危及地面上下安全情况的紧急报告”,这份报告除了重申非法改造对人防工程的破坏之外,还更进一步地指出非法改造也造成22层的正洪大厦地下基础的破坏,“将可能随时造成突发的重大或特大安全事故”。

  11月5日中午,新街口莱迪地下广场负一层“湾仔排档”内,昔日人头攒动的餐厅只有三四桌客人散坐在偌大的大厅里。和这个餐厅类似,几年来人气极旺的莱迪地下广场现在只有两家餐厅强撑着勉强经营,在这个1万9千个平方米的地下广场的其它地方,正在进行热火朝天的施工。

  “湾仔排档”老板郝鹏云和记者在他的小办公室里谈话时,不得不把自己的音量提高,因为就在与这个办公室一墙之隔的地方,三个工人正用大铁锤将原“大娘水饺”摊位的墙打掉,产生了巨大噪声的同时,郝鹏云的餐厅里也弥漫着灰尘。

  郝鹏云对此气愤之余非常吃惊,因为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业主承租进驻莱迪广场时都被要求“墙上连个钉子都不能钉”。为了证明他的话,他让记者留意他房间内的装饰,他的营业执照、用于装饰的照片果然都用绳子悬挂在了天花板上。

  中午时分,整个地下负一层的走道里可以闻到呛人的油烟,油烟是正在经营着的两家餐厅发出的,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整个莱迪广场的通风功能已经失效。

  在改造开始前,莱迪广场地下负一层综合了6家餐饮、一家游戏机房和多家小饰品店,过道里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灯火通明和喧嚣。取而代之的是忙碌的工人们在四处拉线,到处破墙,树立在正洪街步行区的一个大招商广告上的示意图显示,改造施工完毕后,整个莱迪将变成一个容纳800-1000中小摊位的地下商场。

  用现在莱迪业主们的话说,“将变成一个小摊位林立的大市场,新的摊位的面积大都在10个平方米以内”。

  记者多次进入施工现场发现,业主们并没有夸大其辞,负一、负二两层原有的开阔通道将不复存在,一个个狭小的隔间已经成形。在负二楼部分,南北向排下了7排大大小小的摊位隔间。

  有业主认为,如此高密度的摊位布局已经给此地日后的安全埋下了隐患,“消防势必是个很大的问题,招商如果还是将定位局限于服装,这么多纺织品放在有限的空间里,如果发生事故,没人能承担得了责任。”

  值得一提的是,时尚莱迪的装修是在地下进行,按规定应该事先向南京市人防打报告,提方案,但事先他们并没有这样做。南京市人防工程维护管理所所长胡佐思说,时尚莱迪只是在装修已经开始两个多月后的10月下旬才向人防办打了第一份格局调整方案,由于方案具有破坏性,在10月29日被驳回。很快,时尚莱迪又打了第二份报告,由于同样的原因,在11月3日,人防办又驳回。因此,这个大规模的装修,其实是非法的。

  据专家介绍,老百姓习惯上叫作“莱迪”的这个大型地下购物休闲中心,其实在军事上另有正式称呼———南京正洪街人防工程,是南京乃至华东最大的国防单体防空设施,其22000平方米的地下建筑面积,可以在紧急状态下为新街口CBD中心区域的3到5万市民提供避难的空间,对于保护南京市中心新街口一带市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保证整个南京城人防体系的完备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

  该工程于1997年动工,由于其严格按照国防标准设计,内部的工程结构要求可抵御相当规模的空袭,并且以独立的通风、给排水、供电和三防系统,保证紧急状态下在内避难人群可全部存活,所以施工工艺复杂,历时3年之久才完工,总投资超过1.5亿人民币。

  正洪街人防工程的设计出自于江苏省第二建筑设计院院长华建民之手,这位总设计师在9月17日应市人防办之邀去评估非法装修的危害性,华说,到了现场,他和同行的其他7位专家感觉都想哭。想哭的原因是,专家们付出心血所设计建造的国内一流的人防工程遭到了“野蛮的破坏”。

  他们这个专家组是由南京军区和南京市人防办等众多单位联合组成的专家组,对现场受破坏情况给出正式鉴定,并出具了“南京市正洪街人防工程破坏情况评估意见”。其中明确指出三点主要意见:一是正洪街人防工程对南京意义重大,该工程目前的改造没有依法办理相关报批手续;二是改造对人防工程的结构、通风、给排水、消防、防化、通信系统造成严重破坏;三是具体指出了截至9月中旬该工程已经受破坏的部位、程度等详细的一系列科学数据。

  评估报告称,改造对正洪街人防工程的防护功能破坏尤其严重:“两个区域的滤毒室与主体之间的密闭隔墙开了一条槽,使工程的防毒功能失去效果;通风竖井与主体之间、防护密闭门框墙被开了多个洞,人防工程的防护密闭功能遭到了破坏。”

  有关专家介绍,这份评估报告并不难理解:施工方为了扩大经营面积,讲求经济效益,将原本用于战时人防的设施和结构进行了破坏,为防毒、防化学武器而建设的隔离密闭设施也没能幸免。

  华建民告诉记者,施工方将吊顶进行了改造,产生的破坏也很大,“那不是一般的吊顶设置,里面含战时通讯所用的专用电缆,施工方却根据自己的需要将之改造成一般的管线。”

  南京市人防办一工程负责人在11月5日现场办公会上发言,他称经过了改造的莱迪已经成了一个普通的2万平方米的地下室,而不是一个国家投资1.5亿的人防工事。

  华建民院长不知道,在他9月17日察看完现场后不久,施工改造方的另一大“动作”让很多人又是大吃一惊。这次改造的是莱迪的“上层建筑”正洪大厦的地下基础部分。

  南京市人防办在上文所述的“紧急报告”中称,“10月21日,施工方竟同步对该工事实施大面积大范围主体结构改造计划,并已在负二层7、8号口部两堵战时抗冲击波荷载的临空墙上穿孔割墙,打洞开门,面积约达6个平方米。”

  报告称,此“临空墙”同时也是地面大楼整体抗震剪力墙,而地面上大楼即为洪武路22层的高楼正洪大厦,“此强行改造将导致的结果一是造成人防工事防护功能丧失,二是将直接危及地面高层建筑物安全”,报告分析,施工方拟继续在八处剪力墙上开设同样面积的门洞。

  什么是剪力墙?其是指用钢筋混凝土墙板代替框架结构中的梁柱,因其能有效地承受竖向和水平力,是已在高层建筑中被广泛运用的结构。据专家介绍,“剪力墙在建筑中的运用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抗震。”

  有关正洪大厦的剪力墙功效的定位也正是“抗震”,记者日前在莱迪负二楼见到已被打通的剪力墙,这是一面三米见方的墙,墙体上已经被机械打出了一个巨大的洞。新街口建设指挥部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上墙所在位置正是正洪大厦基础的“核芯筒”所在的位置,“22层楼的基础靠的就是这几堵墙,被破坏了势必会影响整幢楼,近千人的安全”。

  到目前为止,仍未有权威房屋安全鉴定部门对正洪大厦所遭受的影响进行评估。胡佐思所长说,3号门到8号门之间的承重墙都被打穿,丧失了防冲击波的功能。华建民院长表示不经过测绘和计算无法给出定论,但毫无疑问的是,正洪大厦的整体结构肯定遭到了破坏。

  10月29日,在以“新街口地下商城部分职工和全体业主”名义发出的一份紧急呼吁中,业主们称“这排承重墙的破坏,随时可能导致正洪街人防工程基础上的正洪大厦倾覆。”受访的业主没能提供这一结论的来源。

  但南京市人防办10月27日上呈南京市政府的紧急报告中写明:“如果(改造)行为得不到及时和有效制止,将可能随时造成突发的重大或特大安全事故,并将在全省乃至全国防空战线造成恶劣影响。”

  现在“入主”莱迪地下商城的是一家名为时尚莱迪购物广场有限责任公司的企业,该公司也是此次正洪街地下人防工程改造的真正实施者。

  南京市人防办的官员称,如此破坏人防工程的情况南京市建国以来还没出现过,所以他们已经多次发出了整改、停工、罚款等行政举措。记者查看了南京市人防办的相关记录,其中部分内容如下:

  鉴于本次改造方案并没有经过相关的审核程序,也没有获得相关部门的许可,8月16日,施工开始不久,南京市人防办即到现场向时尚方面发出办理手续的通知书。

  9月7日,以“宁防办2004年96号文”的形式正式向时尚方面发出《关于立即停止对正洪街人防工事进行改造、拆除、损毁等违法行为的通知》。

  9月13日,对现场密闭通道门被毁发出了专门的《行政处罚书———宁防2004年第12号》。

  9月30日,人防办发出《紧急通知》,“郑重通知时尚莱迪公司,立即停止改造及对外招商,否则后果自负。”

  10月27日,市人防办向市政府呈交紧急报告《关于时尚莱迪公司严重损毁正洪街人防工事及其危及地面上下安全情况的紧急报告》。

  11月5日下午,市人防办会同设计方、新街口建设指挥部到莱迪现场察看情况,并组织召开现场办公会。

  从上面所列的如此之多的法律文书和通知不难看出,大多数的通知和处罚并没有起效,以至于重复通知甚至是处罚。

  一位在莱迪经营的业主告诉记者,人防办的工作人员曾数次进入莱迪,意图阻止施工,但无人理会:“有一次人防办的十多名工作人员进入现场,手拿执法证站在工人面前,工人却理也不理。”

  记者在业主处看到了拍摄在9月30日的一盘录像带,画面显示,当晚8:30左右,南京市人防办的工作人员来到莱迪的出口处张贴放大了的一则通知,上面历数了国家对人防工程保护的有关法规,同时要求时尚莱迪公司立即停止施工,但人防办的工作人员刚贴完的十分钟后,就有数人前来将通知撕下。

  拍摄录像的业主告诉记者,这些撕通知的人正是时尚莱迪公司的工作人员,“执法者在抗法者面前反而显得软弱无力”。

  南京市人防工程维护管理所所长胡佐思对记者表示,现行人防法规的局限也导致了这一后果,在一份人防办出具的文书中,人防办决定对时尚莱迪公司处以“4.8万元的罚款”,“一个1.5亿的工程被破坏,却只能处以这样的处罚,谁在乎”?根据有关法规,人防只能对破坏人防工程的行为进行行政处罚,且罚款金额不超过5万元,还允许有三个月复议期,所以,时尚莱迪其实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其非法装修行为也一直照常进行无误。但关键问题是,莱迪是一个将在战时承载极重人防功能的地下工事。谁来维护法律尊严

  在9月30日人防办上报市政府的另一份紧急报告中,人防办建议市政府:1.依法撤销时尚莱迪公司的注册登记;2.请市政府协调治安、执法有关单位,从速组织力量制止时尚莱迪公司无法无天,我行我素的蛮横行为;3.请有关方面按军事工程保护的有关法规,对该公司故意损害人防工程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

  日前南京市人防办副主任房卫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时尚集团的装修肯定是违法的,专家组的意见已经很清楚地表明了其对南京市民保障体系的破坏,但对其处罚要按照法律规定按部就班。

  记者问,那现在对人防工事的破坏不是还在继续吗?房说,他们没办法像工商、质监查处制假售假的企业那样,立即让不法者停止不法行为。记者又问:“这种非法的破坏行为到底何时能停止?”房表示:“政府会一步一步来的,媒体不要来凑热闹。”

  这个回答倒是和时尚莱迪公司方面的回答有些类似,记者多次和“时尚”方面接触,但对方一直回避,没人肯正面回答,董事长郭奎章的行踪每一次都是“在外出差”中。只有其办公室内一位被员工称为郭总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所有的事情政府部门正在协调,肯定会有结果的,你们媒体不要介入了,报了也没有用。”

  但时尚莱迪公司的施工一天也没有停止过,“留守”的郝鹏云一天天看着破坏面在扩大,地下商城原本覆盖良好的移动通讯信号因施工遭到破坏,也终于失去了作用,他的手机在负一层只能接受到微弱的信号。

  11月5日下午,记者旁听了一次由市人防办组织召开的现场办公会,与会人员有市人防办多名工作人员,时尚莱迪公司负责人以及改造工程的设计者。会上各方的言辞已全无“通知”、“处罚”和“报告”内那么激烈。

  时尚莱迪公司一女负责人解释自己的行为是“投资”,她希望投资行为能够得到理解和保护。席间双方的交谈透露出一个让人难以想像的信息,时尚莱迪公司所委托的改造装修工程的设计方竟是一个不具备人防工程设计资质的设计公司,对此时尚莱迪的解释是“我们没有委托他们就人防部分进行改造”。

  会上,人防办也没有过多强调时尚莱迪公司实施工程的违法性,只是就事故的“善后”与各方协商,最终的结论是:“11月15日之前,由时尚莱迪方面出具就人防、结构破坏给出加固、补救方案,该方案须经具有相应资质的设计单位认可并出具”。

  “如此一来,一个违反人防法和建筑相关法规的重大案件,竟经由一个具有合法外衣的善后补救方案不了了之!”这是一个业主听闻办公会结论的第一反应。

  与这样的气氛形成对比的是,会议的主持者、人防办参加办公会的一名负责人在会议开始时说了一句话:“这个事情,我们不要小看,出问题,我们是要坐牢的。”快报记者石成言科

  南京市人防办称,现在的局面与莱迪去年底进行的改制密切相关。当时,根据上级对南京市属经营性事业单位改制转企实施意见等相关文件的精神,决定对莱迪购物中心进行改制,这里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莱迪由南京市人防办出资开办的,改制前是完全的国企,且经营了3年,状况很好,是作为优质国有资产进行MBO(管理层收购)的。二是莱迪的改制不涉及正洪街人防工程的产权,根据国家法律,国防设施的所有权,不可以交易。

  2003年11月12日,南京市人防办批复了由莱迪的三位主要领导进行MBO的改制方案,总经理王世阔、副总郭学志和朱国章三人分别出资70万、40万、40万,以这150万元为注册资本成立了新的“南京新街口莱迪购物中心有限公司”,王世阔出任法人,并将原国企在编人员完成身份置换。然后,根据委托评估报告,将莱迪22000万平方米的人防工事使用权价值评估为9358.71万元,由于是管理层收购,所以根据南京市的相关规定,可以享受一系列优惠,比如吸纳原改制单位在册职工85%可折让10%等,最终同意将人防工事的50年使用权以5480.38万的价格向新莱迪公司转让,市人防办和新莱迪公司在2004年5月21日签订了有关协议书。

  但是就在使用权转让协议后的第四天,即5月25日,新莱迪公司就决定增加注册资本350万元,增加的资本由时尚集团支付,莱迪公司的名称也变更为“南京时尚莱迪购物广场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从王世阔变更为时尚集团的董事长郭奎章。

  南京市人防办主任汪国富在与承租者们进行对话时明确表态:王世阔等人在MBO后将企业擅自出让给时尚集团是错误的,造成了整个莱迪的改制违规。对于这个问题,南京市有关负责人没有正面回答。南京市国资委综合处一位负责人表示,莱迪地下商城的改制确实有不符合规定的地方,但市国资委在这个案例上并没有决定权,当初审定是市体改办负责的。而市体改办的有关官员则对此不予置评。违规说法最有力的依据是,在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2003]第72号文《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改革的实施意见》中,第6条明文指出“对经营者的收购折让优惠……享受了折让优惠者必须以不低于折让额增资。折让部分在受让人任职期间和离任后3年内不得转让变现,其不得转让的期限总计不得少于5年”。而王世阔等人在对莱迪进行MBO时,已经享受了3878.33万元的优惠,却又在拿到莱迪的人防工事的使用权后的第四天就将公司过户,更换法人,明显是与南京市的改制法规相违背。

  时尚需要尽快按自己的经营规划,完成对整个购物中心内的商户清理,并重新装修,这个进程从商业经营的角度来看,越快越好,必须争分夺秒。

本文链接:http://kafna.com/fangdutongdao/1004.html